冰栩

主混:アイナナ、GTM
アイナナ:2厨,吃2all,主23、21、29,较雷25,不吃2受,其它随意,请注意避雷。
GTM:※高亮注意:雷土银、银土、冲神。请务必不要踩雷!
总悟推,本命青葱,银冲也好,除此外冲all。其它随意
唱见:浦岛坂田船全员推,さかうら、しません,其它也可以
声优:00my太阳第一位,达子二少爷,墙头较多,理智吃3300,不吃3U
其他:APH西厨,主西英,耀菊,均不逆,支持西all和耀all,雷露中其它随意
全职乐乐p,主叶乐,叶蓝,乐黄也OK,江周不拆不逆,其它随意。
pm遥厨,其他小姐姐和小哥哥也都很喜欢。TV的bg只接受智遥,谢谢合作。游戏随意。主推冰精灵,火岩鼠。
free真遥不拆不逆
es真厨涉厨,雷泉真,真泉接受,主涉英,其它随意。
野狗老双黑,无雷
fgo罗曼
yys鬼使黑白
另参加原创J☆Y4企划,说不定会更新本人角色视角,请多多支持!
平时补补番打打游戏,近期新番热情较低,总之本人很好相处,不会因为cp不合而撕逼,而且更喜欢原作向。来了脑洞就写写,更新基本都是清水,不会肉,文笔也只能粗略看看。总之请多多指教!
头像源微博:DUK9_20

哇!!!太快了吧!!!金毛勋实力可爱!!谢谢太太😭😭

yandie西土瓦可可:

XD 看到了  @冰栩  發的金毛軍犬,可愛到忍不住了

畫得不像,但我畫得爽啊:D

过于相似.....不愧是金毛勋,想起了太太写的哨向了

在花老师超话看到关于花老师采访说的理想型每次都不一样.......把这些特点总结一下好像......hmmmm

【山花/魏白】一个中毒魏巨星沙雕口音后的小脑洞

#饭圈小透明第一次写真人,OOC请多关照

#纯属脑洞,如有雷同,全靠缘分

#超短打

白敬亭结束了今天的最后一场戏,放松了一下精神与身体,就急吼吼赶回住处。今晚有场篮球赛,据某不愿透露姓名的白先生所述,要不是魏某死皮赖脸求他陪着一起去,他才不想去呢,就算不用花钱还能坐在贵宾席。

已杀青的魏大勋此时正在两人的住处休息,无聊地刷着手机,突然接到一条消息,与对面三言两语的交谈一会儿后,起身去包里掏出了一副墨镜,和一支不知从哪儿来的雪茄。随后一个视频通话邀请发了过来,魏大勋摆好手机位置便接了起来。

“因为我很爱你的er......”

门锁在一串轻微的响声下被打开,白敬亭推开门就听到一个有着奇怪口音的声音,不禁皱了皱眉头。

“你放心我早机会马桑和她嗦清粗......”

白敬亭鞋也没脱,贴着墙从转角处探出点脑袋,然后满脸问号地目睹了魏大勋的“事故现场”。

“哎宝贝宝贝宝贝!”

视频被挂断了,魏大勋摘下挡住视线的墨镜,又在手机屏幕上“噼里啪啦”地打了一堆字,却并未发现身后的危机。

“你跟我这叫谁宝贝呢?跟谁嗦清粗呢?啊?”白敬亭一巴掌按在魏大勋肩头,吓得魏大勋一哆嗦手机直接脱手接触地面。“合着你背着我搞了个香港户口去钓妹子?”

“不,不是,哎哟你吓死我了......你听我解释白白!”

魏大勋自动熟练地往旁边挪去一点,空出一个位置足够让白敬亭坐下,又能贴着他。“好,给你一分钟时间,开始你的表演。”白敬亭在心底疯狂夸奖自己真是宽容大量,脸上却严肃的一批,没戴眼镜的他眼神变得比平时还要尖锐,看得魏大勋心里直发毛,说话也是小心翼翼,“你听我说啊,事情四这个样子的,这不是明星大侦探新出个互动短剧嘛,叫哥哥我客串一下子,不信我给你看聊天记录,真的。我最爱的人不是你吗,对吗小白?”

白敬亭白了一眼满脸真诚并且紧紧抱着他手臂的怕他跑了的魏大勋,满脸嫌弃地推开魏大勋快怼到自己脸的手机,“别跟我扯那些没用。行行行,你爸爸宽宏大量信你这一回。快撒手。”

“我的小白最好了!你看,上哪儿找这么好的媳妇儿,啧啧啧......哎你刚下戏我给你拿吃的去。”魏大勋快速地凑近白敬亭往他脸上“啵”地就是一下,然后才从沙发上弹起来“哒哒哒”地跑去厨房。

白敬亭眼睛眨巴眨巴一时没反应过来,只觉得脸颊忽地热了起来,下意识捂住了脸,最后只能叹气。

我怎么那么好哄呢......。

——————————————————————————————

后记:

灵感来源于那个沙雕视频,真的很有毒www然后发现花老师穿的衣服正好是去看篮球赛的那件,于是就脑洞了一下。时间线当然是瞎蒙的(。)第一次写山花,私心打了魏白其实无差,希望大家能看的愉快,谢谢!

这个也是临摹,原图是彩铅,这周回去收个尾就结束啦!

这个是临摹rella太太的close up,总之还是画不出意境😂

忘记画完po上来了😂但其实最后背景全部重涂了(.......)

上周日重回画室了,满足自己教练我想学画画.jpg的愿望。画之前完全没自信,但总之能画出来我很开心,希望成品能不错,我爱画画.jpg

嘘。


#西英
#文笔渣,我流西英(。)ooc慎!
#自割腿肉的产物
#陌生人视角
以上OK就→

从终点站上车后幸运地占着一个角落的位置,那里使我更方便的观察车厢里形形色色的人。这也是我在上班路上的一种消遣。

早晨是高峰时间,一批人被急匆匆地挤出去,而另一批人被急匆匆地挤进来。看完今早的新闻我便放下了手机,正巧地铁到了站,又有一批人进行了交换。

此时,一抹淡金色引起了我的注意,在这个国家金发并不常见,于是我的眼神忍不住偷偷跟上了那抹金色。不出意外,那是个外国人,皮肤白皙,翠绿色的眼眸令人心动,那是比宝石还要清澈的绿色。而略粗的眉毛则显得有些突出,这让我猜测他是一个英国人。

随着人流的移动,这位可怜的外国人被挤到了靠里的角落。突然一只手臂挡住了他的面容,撑在了这个方向并不会打开的车门上。我同他一样愣了愣,我顺着那只手臂寻到它的主人。小麦色的健康皮肤,深褐色微卷的头发,还有同样令人着迷的碧绿瞳孔,看到他便会情不自禁地想起阳光。从这位先生脸上的歉意可以看出,他正为刚刚的行为表示失礼。

令我感到意外的是,金发先生(暂且如此称呼)仅仅是面露些许不悦,但也只是双手抱胸顺势靠在了车门上,嘴唇动了动似乎是抱怨了两句。而褐发先生也并没有要起身的意思,只是继续笑眯眯地盯着对方,也不反驳什么。

这一刻我知道了他们也许是熟人。不过他们保持着这样一个姿势,就算是男性也会有着尴尬吧。果然,在褐发先生越发意味深长的凝视下,金发先生有些不自在地往一边挪了挪,眼神也变得有些飘忽不定,偏过头去。

这时褐发先生掀起了金发先生衣服自带的帽子,还顺势往下拉了拉,导致金发先生的脑袋不得不随着他的动作向下低了低。金发先生对于这个莫名其妙的行为明显地表现出自己的愤怒,他猛地抬头,本来交叉的手臂分开了,双手也握成了拳。

不过还没等到金发先生反击,下一秒褐发先生就自然而然地迎上他抬起的头。这让我不由自主地捂住张开了的嘴,惊讶的同时还有一丝遗憾。碍于宽大的帽檐,我并没有看到细节,但我猜,他们是亲上了。

也因为帽檐的遮挡,我并不知道此时金发先生的表情。这个吻没有持续太长时间,两位的脑袋逐渐分开,金发先生双手捏住了帽檐的两边缓缓地靠到了褐发先生的肩膀上,之后便不动了。褐发先生只是抬手隔着帽子揉了揉他的头,又拍了两下,依然笑眯眯地看着他。

当我放下捂住嘴的手时,褐发先生转过头来眼睛望向我所在的地方,腾出一只手,将食指抵在唇上,然后礼貌性地微笑了一下,便又回过头去关注靠在自己肩上的那颗脑袋。我顿时感到自己如同光天化日之下被发现的小偷一般,脸颊不自觉地发烫起来。

“......到了,请在屏蔽门完全打开后从左边车门下车,开门请当心,注意脚下安全......”

广播的响起给了我一个趁机溜走的理由。虽然刚才的事让我实在有些难为情,不过还是忍不住在起立后有瞟了一眼那个角落,此时金发先生已经抬起头掀开了帽子,一拳头怼到褐发先生的腹部,对方吃痛地蜷了蜷身子,尽管金发先生看似满脸地怒气但泛红的脸颊与耳尖却藏不住。

从拥挤的车厢中解放出来,我迫不及待地做了一下深呼吸,刚刚的事情还在脑中,这时不禁感叹世界每个小角落都有这样的小幸福真是太美好了。

———————————————————

“嘿亚瑟,你猜刚刚怎么着?”
“嗯?”
出了地铁站,亚瑟盯着手机屏幕并未抬头,衣服被身旁的安东尼奥揪着,以防不看路造成不必要的事故。
“刚刚在地铁上,注意到一个超可爱的女孩子...”
亚瑟的眉毛顿时搅在了一起,没好气地打断了他的话,“那可真是抱歉啊妨碍您勾搭小姑娘了。”
“不,我想说,刚刚那个,被她看到了。”
“......”
“明明亚瑟难得那么可爱,却被别人看见了...唔额!!”
“Shut up,Antonio!”

———————————————————
高考完先来还一只想写的西英,虽然梗很老但是就感觉很可爱......我脑袋里想的是画面写出来总觉得少了点感觉,文笔渣请各位见谅!!
ps.真的好想画出来那个场景啊,可是我不会画画啊!!教练我想学画画.jpg

J☆Y4 第七章

(西奥视角)

         终于到了讨伐海魔兽的时候我好激动啊今年可以不留级了感激涕零让我们通力合作取得好成绩一起成为学年妹子们的焦点……呜啊你们三个别打我啊?!

        “总、总之,盟友有了,装备也马马虎虎准备好了,接下来就是去讨伐……”艾丝少有地有点畏畏缩缩。

        “……给我等等。这个法杖,到底是,怎·么·回·事?”咬牙切齿地盯着手里姑且称为是法杖的东西。弯弯曲曲的杖身,褪色的带着裂纹的宝石,宝石里头一片浑浊混沌,像是没有制造好的玻璃。本应是缠着写着咒文的魔法织物,现在却由一块零零碎碎的破布代替,要不是有几根线头顽强地连接,这破布早就散架随风飘散了。

        “啊,那个,据说是远古神杖啥的……”伊芙转着眼珠子当场开始胡说八道。拜托?你说谎的时候能不能先把这个破烂魔杖上【特卖——五银币】的标签撕下来呢?

        嗯,我来算一算。一个晶币是一百金币,一个金币是十个银币,一个银币相当于十个铜币,一个普通的烧饼大概是一铜币,超十级学生的奖学金是每个月五十个金币……好的,现在就把负责购买装备的拖去乱棍打死。你的意思是让我用这个相当于五十个烧饼——还是连馅儿都不带的白烧饼——的法杖施法咯?

         “先不谈论这个。我看看。嗯,B+级刻印的风纹弓,不错。B+级闪雷法杖,可以啊。B级极寒的附魔剑,有模有样嘛。F级地摊上的煎饼级法杖。呵呵,呵呵呵,真是完美啊。”

         抱着法杖【F级】诡笑的牧师【F级】,因为后脑遭到了伊芙的袭击失去了之后的记忆。

         第二醒来的时候竟然已经在跋涉的马车上了。托了两位超十级学生的福,马车可是A级标准。天鹅绒坐垫加上调节温度的魔法阵,真是让人萎靡啊。话说,总觉得后脑勺隐隐作痛,我是不是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施加了风系魔法【轻盈术】和地系魔法【反重】的马车,用几乎难以理解的速度前进。毕竟拉马车的是少有的驯化魔兽,C+级的风速马,虽然没有什么战斗力,但是耐力和脚程确实没有能够多做挑剔的就是了。

         风驰电掣般的赶路,撇去午休的一个多小时,今天实际上仅仅花了九个小时,就行进了总路程的一半有余,大约七百公里。那么,明天再行进五百公里左右,就能抵达目的地了。

        夜里相当平静,毕竟还没有到海魔兽潮出现的时候,这里也离海边很远,天生能感知危险的野兽们都避开了魔力波动强烈的营帐和让它们不安的篝火,几声远远的狼嚎已经是这一晚最刺激的东西了。

        虽然我并不觉得,这算得上什么好事,但是姑且也不算坏。

        想办法回避阿尔忒弥斯,但是她似乎已经把我当做了同病相怜的好朋友。完全不顾及自己是个人气相当高的美女,还是个九级的优秀学生。……拜托,不要没事就跑过来和我扯皮,我心里很累啊。美女,虽然我知道你是一番好意,盟友互动,寻求战友安慰,但是那些你的崇拜者们的眼神几乎想把我撕了啊……

         几乎是受罪一样挨过了傍晚和阿尔忒弥斯闲聊的一个多小时。聊起来才发现,这位队长知识相当丰富,性格也相当好,开得起玩笑。虽然言语中我们都多少还有保留和试探,但是彼此都是知晓进退的人,总体来说,如果没有人在背后用眼神捅我,算得上相谈甚欢。

         “没想到,阿尔忒弥斯是个这么有意思的人。”一边整理东西,我一边这么随口和切斯说着,“就我看来性格挺不错的,为人亲和又有分寸,其实是能做好一个队长的。和她的小队合作或许是个正确的选择。”

         切斯看起来没什么精神,不过他向来没有很精神的时候。一边翻着书页,他一边这么回应了:“呵,是吗。反正这种事情也不需要我去关心,我也没打算和她往来。倒是你现在阿尔忒弥斯叫得这么顺,小心被她的追求者追杀啊。”

         ………………很不想承认,你说的确实有些道理。我有点慌。

         总、总之,这里就用睡觉忘记这个可怕的事情。

        结果是一夜没怎么好好睡,毕竟处在一闭眼就想象着阿尔忒弥斯的追求者一起对付我的境地。顶着黑眼圈,钻出了我们俩的帐篷,一下就遇到了梦中的少女。

       不不不,又不是梦中情人,强行要说的话,梦中的boss还差不多。拜托,这时候出现是想刺激我一夜没有睡好的脆弱神经吗。

         “今天就要到达海岸线了。到达之后希望能一起行动一段时间,海魔兽潮按往常来说还有三到四天才会爆发。具体的原因会抵达之后告诉你,听完了如果不想协同行动的话也没有关系。”出人意料的,她竟然是来说正事的。

         本来我们小队也没有什么事情预定了要做,那么听一听也是无妨。就算是不能接受的事宜,拒绝了也没有什么损失。毫不犹豫地就点了点头,对方也没有什么意外,毕竟是相当符合常理的回应。

         “那你这个黑眼圈,是怎么了?昨天躲在帐篷里读春宫图,还是做什么梦了?”

         正事一谈完她立刻促狭起来。这家伙。要是让她的追求者们知道她是个喜欢讲黄段子的大叔型少女,真不知道对他们是多大的打击。再说我在你心里到底什么形象,你不能想点别的吗?

        “嗯嗯是啊,做了可怕的梦。”

        干脆顺着她的话说了。反正也不算是骗人吧,毕竟可怕的梦的诱因活生生站在我面前呢。这么一想越发头疼起来,随便找了点借口把她支开了。

         “你这个黑眼圈,是怎么了?昨天躲在帐篷里读春宫图,还是做什么梦了?”
        【尼桑你这个黑眼圈,是怎么了?昨天躲在帐篷里读春宫图,还是做什么梦了?】

         …………给我等等。

        好的我现在行使队长权利,把女生组的两个家伙转让给黑电小队,让这三个问题少女一起去……

         总之、随着脑后一疼,我就没有了接下来的记忆。醒过来的时候,带着腥味的海风已经吹拂在脸上了。

         “啊,轻柔的风,清爽的空气,没有路途上颠簸的记忆,一刹那就到了目的地,真好——才怪咧?!谁啊?!连着两天殴打队长的到底是谁啊?!”

TBC.
————————————————————————————————————————————————————————————
祝各位国庆快乐!中秋快乐!!反正只是一个咸鱼企划所以才想起来发,下个月还不知道会不会有,不过怎样都无所谓了对不对!(已经暴露了咸鱼和无赖的本质)